教育,打通电竞与主流文化最后的稻草?

2018-10-08 19:08 原创 heziqiu

2017年,我国电竞的整体市场规模已经突破650亿人民币,移动电竞的爆发成为中国电竞规模增长的重要爆发点


从今年7月份开始,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多次发文发表对当下中国电竞现象的看法,并持以鼓励、正面的积极态度。显然,当电子竞技作为亚运会的表演项目登台竞技的那一刻起,中国电竞便要正式与主流文化进行碰撞,而问题也随之而来。


根据艾瑞数据的统计,2017年中国电竞电竞用户规模已经突破2.6亿,并有望在今年突破3亿。可以说,电子竞技就是当代中国青少年的青春代名词,而当电子竞技与青少年之间的联系逐渐加深,质疑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1.png


根据相关数据机构的预估,从今年开始中国乃至全球的电竞市场增速将会放缓,并在2019年达到所谓的人口红利上限。到那个时候,电竞的内容提供方,服务方以及整个电竞生态将趋于完善,电竞从业者更多要解决的是电竞盛世之下与主流文化如何“和谐共处”的问题。


走偏的电竞教育


想彻底改变主流文化对电竞的看法,作为教育者的家长一代与作为受教育者青少年一代有一个共同的出发点——教育。在教育上引导、在学校的课程里了解无疑是比资本更好拉近电竞与主流文化接轨的桥梁,而目前中国国内对电竞教育的理解似乎走上了偏差。


前段时间,有消息传出一个优秀的电竞解说能够拿到5000万的年薪引起了电竞圈圈内的广泛关注,不少电竞圈子的老人、知名解说在看到这个消息时都一致表示这是一种很病态的现象。电竞圈元老、专业解说黄旭东表示,“搞电竞教育的大部分都不靠谱”


2.jpg


截止至今年3月,中国共有20多所高等院校开设了电竞专业,本科与专科的比例大致在1:9左右。除了几家本科院校设立的专业相对垂直,大部分专科电竞专业都同时要求学生同时学习管理、运营、实操等多个维度的知识。美其名曰多维度学习,实则是对电竞专业生的需求判断出现了偏差。


3.png


“有利有弊,但老实说,现在的电竞专业太多都没什么必要“,在和一位电竞俱乐部的投资人简单聊了两句过后,对方就目前国内的电竞专业给出了他的看法。


“其实你看为什么大部分电竞专业都不是垂直的,他们心里也没底,没有师资,所以才想着让学生自己在课程中选择方向,本质上目前大多数的电竞专业就像几年前还不成熟的电竞训练营。吃青春饭,赌能走出来一个。“手底下有多个电竞选手的孵化营,这位老板很清楚电竞选手能够走出来需要的是什么样的环境。


电竞教育是大势,关键是怎么去把握并走好这一条路,这是当下教育者与电竞人士都需要去考虑的问题。而从5000万事件中,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当下电竞人对电竞教育的不满。而当这些电竞圈的老人都为这种现象所不满时,主流文化也谈不上真正接受电子竞技,而通过教育来打通这之前的联系就成为了天方夜谭。


未来成谜


老实说,这次中国真的走在了世界的最前沿,至少把电子竞技纳入高等院校的专业选择里面,中国目前是最为盛行了。远近闻名的世界电子竞技强国韩国并没有这样的一个热潮。那么,参考韩国的电竞教育是一个好的出路吗?


事实上,韩国本土也有一些高等院校设立了电竞专业,但韩国本身的电竞生态并不依赖高校教育里的电竞专业。根据《2017韩国电竞产业调查书》显示,韩国LCK职业联赛的所有队员中,初高中学历占到了76%,他们中大部分人并未受过高等教育,而是半路辍学或者直接被战队所相中进行重点培养。


4.png


截止至今,韩国仍然保持着这样的传统,而国内大部分成熟的电竞俱乐部也都是走着这一条路子。这些俱乐部从初中开始发掘人才,并在俱乐部中设有一系列完善的配套的措施。问题摆在这儿,俱乐部和学校抢“孩子”,谁的胜算更大一点呢?答案显而易见。


问题到这里似乎走进了一条死胡同,牺牲学历纵身电竞似乎是当下最实际的一条路子,而这正好与教育的理念相悖。


大佬倾向学业为重,选手还需赌博抉择


对于如何解决国内目前电竞教育的尴尬情况并没有明确的定论,电竞人与教育者之前也存在一些意见上的分歧。


就5000万事件来说,知名解说黄旭东提到“想做电竞解说,你可以去读传媒学院的播音专业,如果这个专业开个电竞方向的选修就很好了。”这句话很好的反映了当下电竞赛事参与方对于电竞人才的需求。


目前LPL(中国英雄联盟职业联赛)中的大部分解说都是传媒专业或播音主持专业出身,他们并未在学生时期接受过专业的电竞教育,而是靠后天的努力与积累最后走上了这么一条道路。言外之意,在该类专业中选择性的添加部分电竞相关的选修课程或许是高等院校解决目前窘境的一个法子。


5.png


作为整个电竞产业链的血液,电竞选手是赛事参与方中唯一不太适用以上思路的角色。关于电竞选手的培养,电竞圈人士的想法几乎都与高等教育谈不上关系,在他们看来,培养电竞选手的教育成本不比高等教育的成本低。


一位负责俱乐部青训事宜的负责人跟我们聊到,“学校教给选手的都是有理论没实践,且职业选手的黄金时期是在20岁以下,学校如果没有培养选手的赛事经验基础,那么这个选手学出来了也注定是淘汰。”


“你的黄金时期是在校园,而我们的训练营每三个月就要筛选并淘汰掉一批选手,有压力的”。这位负责人认为,电竞选手的培养需要压力,而学校本身师资力量不成熟,很难做到这一点,淘汰更是不可能的事。


电竞教育在当下中国存在太多问题需要解决,有电竞人士的参与还远远不够,高等电竞教育需要从根部进行挖掘再讨论摸索才有可能成为一项真正有效的血液。到那个时候,我们才有资格去提电竞专业与主流文化,电竞教育能够加速主流文化对电子竞技的理解。


【本篇文章由游戏茶馆heziqiu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

关注全球移动游戏产业
手机游戏行业媒体与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