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吉隆坡,为全世界玩家制作3A游戏

2018-03-09 18:01 原创 dengpan

Streamline Studios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费尔南德斯(Alexander Fernandez)是一位美国创业家,在2010年,他将公司办公室从荷兰阿姆斯特丹搬到了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前不久,费尔南德斯在接受外媒GameIndustry.biz的一次采访时分享了他对马来西亚游戏行业现状和未来的一些看法。


clip_image001.png


费尔南德斯介绍说,近些年来,马来西亚政府通过马来西亚数字经济公司(MDEC)等机构,推动着本国游戏行业的发展。作为一家总部位于吉隆坡的公司,Streamline参与了多款游戏大作的联合开发,例如《最终幻想》《生化奇兵》《街头霸王》和《战争机器》等,为当地开发者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


费尔南德斯称随着马来西亚游戏行业的发展,许多曾到海外游戏公司谋职的马来西亚游戏开发者回国工作,他们包括前漫威娱乐高级制作人Danny Koo、EA旗下Ghost工作室艺术总监Alitt Khaliq、《最终幻想15》主设计师Wan Hazmer等。


“当年他们之所以离开,是因为马来西亚市场还没有发展起来。”费尔南德斯说,“他们拥有制作游戏所需要的所有技能,希望到国际舞台上参与竞争。不过到了今天,他们可以回家了。马来西亚的生活成本只相当于欧美国家的三分之二,他们在这里可以创作伟大的游戏作品,所以为什么不回来呢?”


在十年前,由于受到国际经济危机的影响,Streamline不得不停止在阿姆斯特丹的业务,将办公室搬到吉隆坡。“当经济危机来临的时候,我开始看到许多客户破产。”费尔南德斯回忆说,“这带来了一系列连锁反应,我们也遭受重创,不得不解雇所有员工。当时我们只剩下一个品牌、联系人和圈内关系,以及继续前进的意愿。”


Streamline参与3A游戏的联合开发,费尔南德斯认为在3A游戏制作成本激增的大趋势下,开发商必须考虑与人力成本相对较低的马来西亚公司合作,才能够削减成本。


“我们认为大公司要想实现盈利,那么从3A游戏的开发技术、流程到协作方式,都需要经过优化。”费尔南德斯说,“如果你在马来西亚,那么制作一款3A游戏的最低成本也许只相当于市场饱和国家的三分之二。”


clip_image003.png


费尔南德斯在采访中解释了他将公司选址定在吉隆坡的原因,包括人力成本相对较低、吉隆坡是东南亚地区的一座重要城市、当地人能够熟练地使用英语、马来西亚政府注重为年轻人提供数字产业相关的教育等。


“在吉隆坡,当地开发者富有才华,只是需要接受指导和积累经验。他们有学习的欲望和意愿……与此同时,由于受教育水平较高且当地游戏行业快速发展,你能看到许多马来西亚开发者距离完美越来越近了。”


但费尔南德斯也谈到,在与欧美公司打交道的过程中,他发现许多欧美同行对马来西亚缺乏了解,或者认为马来西亚团队没有开发游戏的实力。


事实并非如此。马来西亚是东南亚最富裕的国家,吉隆坡也是一个快速发展的现代化大都市。根据2017年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指数显示,马来西亚排在全球第23名,排名介于冰岛和法国之间。这也意味着费尔南德斯之所以决定将Streamline的办公室搬到吉隆坡,不仅仅是为了节省成本。


“我们总是会让合作伙伴明白,这不是一个血汗工厂。我们拥有一批杰出的开发者,希望得到尊重。我们在哪儿并不重要,工作就是工作。”费尔南德斯说,“吉隆坡绝对不是全球劳动力成本最低的地方,我们希望以一种公平、友好的方式合作,参与游戏作品的全球化创作。”


据费尔南德斯介绍,Streamline目前拥有超过200名员工,达到三年前数据的大约三倍,是马来西亚游戏行业最重要的公司之一。他相信无论在创作亦或商业层面,Streamline今年都将会继续增长。


“在2018年,我们有一些非常让人兴奋,能够改变人们看待游戏行业态度的项目。”费尔南德斯说,“我相信假以时日,马来西亚将成为东南亚游戏行业的核心,因为从创意、教育、兴趣到投资等方面,这个国家都拥有适合游戏业成长的土壤。”


“在5~10年后,所有游戏公司都需要到东南亚。”

【本篇文章由游戏茶馆dengpan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

关注全球移动游戏产业
手机游戏行业媒体与服务平台

    操作失败!Unknown column 'id' in 'where clause'